百度贴吧——全球最大的中文社区新凤凰彩票网

编辑:凯恩/2018-11-17 13:12

  1楼. 说明一下,草稿已经全部完成。属于小型续,一是时间有限,课程太紧。二是怕起的太过宏大,导致结尾难以收住,以致TJ。三是突出重点凡雪虐恋。

  没什么文采,写着玩的,陆续会传上来(打字慢,囧),结尾应该最晚不会超过后天。

  “你还好吗?”她淡淡地笑着,细语问他。无语,走上前去,距离佳人三步,停下,微

  笑回答:“你呢?你还好吗?”“我现在已经是小竹峰首座了,”突然而来的亲近与微

  笑,还有那话语中露出的自然而然的关切,使陆雪琪心底泛出一丝甜蜜与一点点惶恐。

  “那你一点比以往累了”张小凡轻轻地用手将陆雪琪耳边有些凌乱的发拂至耳后,柔声

  道:“又清瘦了些。”手指不经意间滑过陆雪琪白嫩的脸颊,如丝绸般细腻的触感由指

  尖传入张小凡的心间。竟使他忘记抽回了手。如此亲昵的动作早已使陆雪琪的双颊如秋

  “小凡,小凡?”陆雪琪轻轻地呼喊着张小凡,张小凡回身,如触火般抽回手,脸上也

  室内布置十分简单,甚至是简陋,但却不凌乱,张小凡将尾随而来的大黄一脚踹出去,

  然后看向陆雪琪,陆雪琪却望着那把似石非玉的诛仙古剑,喃喃地说:“那日是真的是

  你救了青云吗?”张小凡无语,算是默认,陆雪琪将目光洒向眼前的男子,用略带颤抖

  的声音问道:“你,可愿随我回青云门吗?”,她不经意间在“随我”二字上加重了语

  小白立于屋中,手指向伊人。只见那林中女子双眉有如柳叶刀裁,盈盈笑意眉上来,一句“云髻峨峨,修眉联娟”得以道出她云云细眉。

  双目似有千情万怨,道不尽也诉不完,一句“巧笑倩兮,美目盼兮”可能描述她盈盈眼波。

  红唇好比初夏樱桃,樱唇未启含辞敛,一句“丹唇外朗,皓齿内鲜”真正匹配她点点朱唇。

  肌肤胜似瑞雪初降,恰似那白玉无瑕,一句“延颈秀项,皓质呈露”恰恰显现她皓皓雪肤。

  “碧瑶?……碧瑶!”张小凡再也压抑不住思念之情,抢身飞奔向那抹绿衣,紧紧地,抱住你,不管世间如何,再也不要你离我而去……那绿衣女子被突如其来的拥抱弄得先是一楞,随后大惊,使劲推开张小凡,并随手附赠了一个耳光,以报答张小凡把自己弄得满眼金星之“恩”:“哪来的登徒浪子,竟然敢……,你!我……”碧瑶又羞又气的咆哮,“碧瑶,住手!”小白见状连忙阻止,“小白姐姐,她”碧瑶不服的喊道,“好了,别生气了。”小白安慰道。张小凡一脸疑惑的转向小白“她这是?”

  “咔”似是小兽踩断树枝时发出的清响,三人不约而同的向另一个方向望去,只见陆雪琪一手用天琊支撑着身体,另一只手则紧紧地握着,手指因用力过度而略显发白,指甲深深地陷入肉内,单薄的身子伫立在门旁,脸色苍白,口中轻轻道:“是,碧瑶,吗?”张小凡看到此时此刻的陆雪琪,心中一紧,如触火般迅速松开手,向陆雪琪走去,心中明白定时刚刚自己的行为与话语深深地伤了陆雪琪的心。他好后悔,他悔自己为什么在保护碧瑶的同时,会不经意间伤了陆雪琪呢?

  “你没事吧,你还好吧?”张小凡扶住陆雪琪,而陆雪琪则推开了张小凡,保持至一贯的坚强与冷静,新凤凰彩票网!走到碧瑶面前,深深地看了一眼这个自己所爱之人所深深爱着的女子,回想起刚刚的一幕幕,忽的转身,走向一直沉默的小白。

  小白一直在想象着者三人见面时的场景会是如何,可如今这般,却使她哑口无言,她开始思索自己是否该将碧瑶带来,不带来,伤的只有一个,或许,没有受伤的;带来,伤的,却是三个。哎,眼见陆雪琪走来,自己无言以对。

  “你可知道如何让碧瑶恢复记忆?”陆雪琪的声音传入了在场的每一个人耳中,小白不可相信的看向陆雪琪,而张小凡则是脱口道:“你!”

  浮云千载,悠悠东流。只见从天际中忽的冲下一蓝一青的光芒,触地,化作两个人影。二人决定步行进城

  ,漫步于树林之中,二人各怀心事,一路无语,先进对面而坐,张小凡只觉心中郁闷之至,他深知自己深

  深的伤了她的心,想出声安慰她,却不知该如何说出口,只得卡在喉咙。看这张小凡的神情,唯一指定官网首页。陆雪琪就知

  道张小凡在想些什么,这几日她故作冷淡,因为她知道他们之间终究隔阂个碧瑶,暗自叹了口气,陆雪琪

  做出了一个决定:碧瑶,请原谅我的自私,这段时间,我只想他属于我一个人,待你恢复记忆之日,我便

  下定决心,陆雪琪深深地吸了口气,向张小凡微笑着说:“我饿了。”张小凡一时没反应过来为什么陆雪琪对

  自己的态度忽然转好,闻言只是呆呆的毫无动作。“我饿了,小凡!”陆雪琪娇嗔道,第一次露出如此神色,

  “啊?哦。你等等,我这便去找些食物”张小凡不舍地把目光从陆雪琪脸上收回,起身离去。没过多久,张小

  凡哭丧着脸回来,不用多说,定是没找到食物了。“对不起,害你挨饿了,这一带没什么果树,也没有野物”

  原本笑容可掬的周一仙脸色阴沉了下来,脸上露出几分惊讶,然后是凝重,缓缓道:“你要那个东西干

  吗?”张小凡惊于周一仙脸色的变化,连陆雪琪也抬头看向周一仙,眼中透出不解,

  周一仙叹了口气,说:“传说那万年雪莲张于冰原的中心,冰盖之上。它根黑、叶绿、苞白、花红,恰似神

  话中红盔素铠。绿甲皂靴。手持利剑的白娘子,屹立于冰峰悬崖。狂风暴雪之处。最令人无法接受的是,

  在冰盖上,无论你武功多么高强,内力多么深厚,都用不上一丝一毫。还有一点,若不是有缘人,那雪莲

  说完,又叹了口气,端起手中的茶杯,品着香茗。喝完,继续道:“你们还要去吗?”张小凡未料到此行竟

  如此多难(nan,四声),不禁暗暗皱眉,还未及答话,另一个声音便响起:“去!”周一仙没料到陆雪琪会如

  “我的事,不用你管”陆雪琪冷然回答,张小凡原本握住陆雪琪的手不禁又紧了几分,低声向陆雪琪说:“你

  干嘛那么坚定,此去凶多吉少,你又何必为碧瑶犯险呢?”陆雪琪闻言,只是温柔的看了张小凡一眼,手也

  茫茫雪原,千里冰封,万里雪飘。二人置身其中,只觉恶寒扑面而来,没前行一步,便要休息片刻,连

  续几天的行走,已使二人体力有些不支,但还好二人身体素质良好,否则早已倒在路上了,呜呼哀哉了。

  慢慢行走十日之后,终于到达北极冰原的中心——冰盖上。“你看!那是……”张小凡惊呼,前方峭壁上,

  有一株状似莲花的蓝色植物。陆雪琪一手轻轻的捂住张小凡的嘴,低声道:“小声点,小心引起雪崩。”张小

  千钧一发之际,二人同时向后蹦出,又接连退了数步,才堪堪躲过险情。前方积雪滑落,竟露出一条沟壑

  ,张小凡与陆雪琪暗暗心惊,张小凡看向陆雪琪,陆雪琪点点头。天琊,出鞘,将从不离身的剑交予张小

  凡。张小凡后退几步,接过剑,向前快速奔跑,纵身向沟壑另一边的峭壁跃了过去,如雄鹰展翅般,在离

  见张小凡成功的挂在峭壁上,陆雪琪些许放心。可忽见张小凡向下滑了半尺,不由得暗暗心惊。天琊显然

  无法承受如此重量,竟慢慢的从峭壁中滑了出来。眼见剑身一寸一寸滑出,张小凡正急着想办法,只见他

  张小凡幕然惊醒,睁眼只见自己正处于一个山洞之中,耳边还有狂风怒吼的声音,但自己却一丝寒意都感

  觉不到,微微低头,只见陆雪琪竟然抱住了自己,趴在自己的胸膛上睡着了。此时此刻,张小凡才察觉自

  陆雪琪淡淡的体香不断地传入他的鼻中,使他心跳加速,有些喘不过气来。伸手想推开陆雪琪透口气,却

  不料触手温软,状似浑圆,张小凡倒吸一口气,一时情不自禁,慢慢地摩挲着,缓缓地将手掌合紧,这般

  触感,竟是如此美妙!张小凡沉浸其中,不能自拔。而张小凡的动作却弄醒了陆雪琪,她起先庆幸张小凡

  终于醒来,自己的努力没有白费,但随即而来的,是胸部的一种怪异的感觉,她大吃一惊,明白过来:原

  正字沉迷的张小凡忽然看见陆雪琪杏目圆瞪,吓了一跳,手不禁也一紧,原本慢慢合拢的手变成迅速握紧

  ,陆雪琪只觉胸部一痛,立时闷哼了一声,然后狠狠的瞪着张小凡,满脸羞涩,连白皙的颈都羞红了。张

  小凡立即明白到被陆雪琪当成了趁人不备,偷香窃玉的小人了,连忙解释道:“我没想弄疼你……啊,不是

  ,我没想摸……”当真是没越描越黑,陆雪琪看着紧张得抓耳挠腮的张小凡,听着他因激动而变得结巴的线;

  “你是何人,阻我何事?”张小凡冷冷的说,同时暗暗戒备。黑衣人苍老的声音响起:“把雪莲交出来!”

  张小凡闻言微怒,沉声答道:“我要是不交呢?”黑衣人喝道:“那就去死!”喊罢挺剣便刺,张小凡忽的飞起

  ,躲过这凌厉的一击,反手向黑衣人打去,原本看似万无一失的致命一击竟然被黑衣人轻松地躲了过去,

  只是这致命一击的力量太大,要想立刻转身实属不易,就在这须臾之际,黑衣人的剑就已经抵在了张小凡

  “交还是不交!”黑衣人再次沉声问道,张小凡闭目不语,一副赴死的摸样。黑衣人等了一会,便道:“好,

  我懂了!”挥剑向张小凡后颈砍去,只听一声剑鸣响起,随后而来的蓝光抵住了就要下落的剑,陆雪琪站在

  张小凡身边,收剑,向黑衣人道:“给你!”张小凡大惊,不可思议的看向陆雪琪,只见她将雪莲抛给黑衣人

  “哈哈哈,好好,姑娘,你助我良多,看在你近日幸苦的份上,这雪莲我只取一半”说罢挥剑将雪莲分作两半

  ,自己收起一半,将另一半掷在地上,继续说:“并且我答应你将来你我若为敌,我饶你三次不死。哈哈哈

  哈”说罢黑衣人如鬼魅般的身影消失在天际之中,陆雪琪转身,看见张小凡正瘫坐在地上,双手紧紧的抓住

  陆雪琪吧贴吧百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