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都:尚武崇义背后的体育精神

编辑:凯恩/2018-11-12 13:10

  端午节来临,成都岁岁在锦江举行龙舟赛会,划龙舟、抢鸭子,水上表演,异常热闹。有人记载称:“龙舟锦水说端阳,艾叶蓄蒲烧酒香。杂佩丛替小儿女,都教耳鼻抹雄黄。”“绿波如镜欲浮天,端午人游锦水边。画桨红挠齐拍水,万头争看划龙船。”

  古代成都人在不同季节和节日十分重视将各种休闲娱乐与体育活动相结合。如每年农历正月初一至十五春节期间,成都人进行各种闹春活动,如唱吉利、舞龙、舞狮、踩高跷、歌舞、掰手腕等,既欢度了节日,又进行了体育活动。春节一过,则成群结队到郊区踏青、春游、登山,或举家外出,或与朋友一起,并与宴乐美食相结合,寓体育于游乐之中。晚清有人描述当时踏青郊游之盛况:“正月十六,城上城下,妇女遍游,谓可除一年疾病,号曰 游百病 。”“新年送罢觉无聊,转瞬良辰隔一宵。游病芙蓉城上去,人山人海路迢迢。”

  二月二日“踏青节”,男女老幼倾城出动,设帐宴饮,踏青游乐,有的打秋千,有的踢毽子,也有人放风筝。晚清民国时期,成都人放风筝之风极盛,并形成了民间的风筝比赛活动。《续青羊宫花会竹枝词》记载了青羊宫花会时放风筝的活动:“一叶风筝忽上升,轻浮竞遇好风乘,任他高入青云路,牵引无非仗宝绳。”“青羊宫接二仙庵,花满芳腾水满潭。一路纸笃飞不断,年年赛会在城南。”成都的儿童则多在较场放风筝,“微和澹荡锦官城,柳色青青天气晴,三较场中宽敞好,儿童逐队斗风筝。”晚清提倡妇女解放,故而成都年轻女子也多走出家门到郊外放风筝,“向晓晴曦挂头巅,和风吹透杏花天,莫慎侍女偏多事,偷把红丝系纸鸢。”

  成都自古以来就是体育之风十分兴盛的城市,并非只爱麻将。正是因为如此,才会在上个世纪80-90年代出现成都市体育场万人高喊“雄起”,为全兴队“扎起”,为中国足球“扎起”的动人场面。成都人的骨子有一种不同寻常的体育精神,血液里流淌着尚武崇义的历史文化基因。

  九月重阳节、菊花节则登高,“以重阳相会,登山饮菊花酒,谓登高会。”成都虽然是平原城市,但城北则有学射山(相传为刘备学习射箭之处,今凤凰山),其风光秀丽,唐中期,成为成都人登高望远、赏菊野宴的好去处,登山骑射则为一项重要的休闲体育活动。五代至北宋时期,在成都官员和士大夫的带头下,春秋两季皆至学射山举行登山骑射比赛活动,是时“倾城士庶,四邑居民”,咸诣学射山,“车马人物闻噎。”其习俗沿至清代民国。

  天府之国自古尚武崇义,习武之风甚盛,形成了峨眉武术派、青城武术派等多个在全国有影响的武术流派。晚清民国时期,成都的武术流派更多,习武者众,时人称为“操偏挂”。民初,晚清状元骆成骧和部分军人、武术界人士为了发扬国粹,推动川人强体健身,提倡发展武术运动。在官方的支持下,成都从1918年开始在青羊宫举办一年一度的武术擂台比赛,因获胜者被颁发金质奖章,故而参加打擂称为“打金章”。参赛者“流血相争笑此曹,会场新筑擂台高。就中拳法谁伏胜,夺得金牌兴自豪。”“打金章”起初只有成年男子参赛,1922年以后开始设立女子组和少年组擂台。时人称:“柔术场中技艺精,登台较手看分明。更有一言须记取,打擂来了女学生。”“凤凰娱乐(fh643.com)打金章”武术活动影响巨大,有力地推动了成都人习武强身,开展各种体育活动的风气。

  蹴鞠是中国古代的足球,作为一种娱乐性体育活动早在战国时期就在民间流行,两汉三国时期,蹴鞠发展成为有组织的活动,具有表演性、竞赛性,甚至还用于军事练兵。唐宋时期,蹴鞠更进入一个发展高潮,成都在唐代是中国最发达的工商业城市之一,史称“扬一益二”,因而蹴鞠活动在成都非常兴盛,上至达官贵人,下至平民百姓都以蹴鞠为乐。成都体育学院博物馆就珍藏有一尊宋代抱鞠童子彩陶俑。据体育史专家郝勤教授研究,这尊宋代彩绘童子抱鞠俑高30.2厘米,坐地裸头,身着圆领宽袖罗衫,左脚着靴,右脚光脚,双手抱鞠,面目俊朗,表情生动,做工精美,栩栩如生,不仅是一件罕见的宋代体育史文物,亦是一件珍稀的宋代艺术精品。这在成都发现的全国仅有的一尊彩绘童子抱鞠俑反映了宋代蹴鞠在成都的普及和流行,不仅成人十分喜爱,而且也成为少年儿童的一项体育活动。

  (作者:四川大学城市研究所教授、博导)

  成都是一座因水而兴,因水而发的城市,水是成都文化的灵魂,也是成都文化的重要载体,清澈的江流和波光潋滟的池塘,给城市带来生命和灵气,长期以来,成都人形成了亲水、乐水的文化传统,并在此基础上形成了具有浓郁地方特色的游赏习俗——游江文化。春夏之季赴锦江和西郊浣花溪游江是成都人一年中的一件盛事,历唐末五代宋元明清千余年而相延不息。春日游江的习俗,本为唐末五代时期少数官员和士人为纪念曾在浣花溪边朴居过的唐代大诗人杜甫及有功于蜀人的浣花夫人的游乐活动,后来因参与者越来越多,活动场面热闹非凡,故而成为官方参与并认可的游乐与休闲体育并举的大型活动,除战争动荡年代外,几乎都是定期举行。

  从三月三龙抬头到四月初五清明节,风和日丽,春光明媚,更是郊游好时节,成都人“遂移踏青会,登舟恣游娱”。“游人士女, 珠翠夹岸”。青年武士进行驰骑、击剑、射御、拳术等各种体育活动,“观者夹道百重,飞盖蔽山野凤凰彩票(fh643.com),欢讴嬉笑之声,虽田野如市井,其盛如此。”四月初五,都江堰举行一年一度的放水节,并举行抢鸭子活动,万人空巷,一睹为快。

  古代成都人的体育活动,具有开放性、多样性和休闲性。早在汉代,成都就因为经济发达,物产丰盈,被称为天府之国。《成都古今集》载:“成都,蜀之都会,厥土沃腴,厥民阜繁,百姓浩丽,可谓天府。” 成都人的勤劳与闲适游乐兼得的生活态度和生活方式正是肇始于此时。丰衣足食的成都人自然也就对各种休闲体育活动十分感兴趣,汉代成都在当时就是有名的“游乐之盛甲天下”的休闲之都。从先秦到清,成都又是一座移民城市,而移民带来了不同地区的文化,这些外来文化与成都本土文化相结合,形成了具有开放性、多样性和休闲与体育相结合的休闲体育文化。

  何一民

  (原标题:成都:尚武崇义背后的体育精神)